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院所新闻» 媒体报道

【国是直通车】又双叒叕“粮荒”了?我们到底需不需要囤粮?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20-08-19作者:记者 陈溯来源:国是直通车 2020-08-18点击量:

  “50年一遇粮食危机”“荒年来了”“俺家农村的地都荒了”.......

  近日,一连串与粮食安全有关的标题又狠狠地搏了一把眼球,也又一次让很多人“扪心自问”:是不是又要断粮了?要不要囤点粮?

  民以食为天,粮食安全的话题总能牵动人们的神经。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粮食安全遭受挑战,粮食话题也成为热点,由一条新闻引发的囤积粮食、超市米面产品被抢购现象时有发生。

  近日,关于粮食安全的话题再掀热潮,关于中国粮食安全是否有保障的讨论又一次“甚嚣尘上”。

  中国粮食供给到底如何?粮食安全是否面临隐忧?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对近期热点问题解疑释惑,并对中国粮食安全进行剖析。

  专家指出,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口粮绝对安全,但从长期看,粮食生产也有一些隐忧,必须引起高度关注。

  强调制止餐饮浪费,高层有何深意?

  日前,我国高层领导人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在全社会营造浪费可耻、节约为荣的氛围。有解读认为,此时高层强调厉行节约、珍惜粮食,是中国面临粮食安全挑战的征兆。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区划所研究员姜文来表示,中央强调节约粮食是与我国的优良传统和绿色发展的新发展理念是契合的,并不能说明中国粮食正面临危机。

  “中国是人口大国,人口数占世界人口的20%,中国人吃饱肚子的问题备受关注。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蝗灾等引发了世界粮食安全问题,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有人产生对中国粮食危机的联想也比较正常。不过,中国的粮食安全没有问题,主粮自给率在97%以上,口粮绝对安全。”姜文来说。

  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副院长张红宇表示,2019年中国粮食生产总量达到6.64亿吨,人均占有量超474公斤,远远高于人均400公斤的国际粮食安全标准线。

  虽然中国自己的口粮绝对安全,但今年世界粮食安全大势不容乐观,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等5个组织预计,2020年底世界饥饿人数可能达到1.3亿,全球将面临至少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

  张红宇表示,虽然我国口粮对外依存度极低,但我国人口众多,随着粮食供给水平的提升,我国餐桌浪费的情况有偏重的趋势,大多数年轻一代已没有珍惜粮食的概念。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更加要依靠本国粮食供给,在粮食产得出来、供应充裕的情况下,在消费方面也不能肆意浪费,更要绷紧粮食安全的一根弦。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周表示,国民食物消费中的浪费行为不一定会导致大饥荒,但必然会加大资源压力、生态压力和环境压力,不利于中国可持续发展。政府在保障和激励粮食生产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效果显著,但在粮食消费管理方面措施不够有力。现在采用生产与消费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策略,恢复和提升珍惜粮食的优良传统,是一种很好的做法。

  今年粮食生产形势如何?

  真的“粮荒”了吗?

  8月12日,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发布“主产区夏粮收购进度”公告显示,截至8月5日,中国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4285.7万吨,同比减少938.3万吨。

  这一数据使不少民众感到担忧:今年是不是“闹粮荒”了?

  对此,近期公布的夏粮数据已经有所回应。8月14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对外表示,中国今年夏粮实现了丰收,创历史新高,产量比上年增长0.9%。

  丰收的前提下,夏粮收购大幅减少的原因是什么?粮食供给会受到影响吗?

  张红宇表示,今年夏粮再获丰收,说明夏粮收购减少不是生产问题,而是购销问题,是否把粮食卖给国家是由农民决定的,今年受国际粮食市场影响,粮食价格趋涨,农民对于粮食处于惜售态势,不愿以最低收购价卖给国家,但这不意味着没有粮食,只不过在农民手中,供给上没有任何问题。

  对于洪涝灾害对下半年粮食生产的影响,姜文来表示,洪灾的影响范围只是雨带区域内有一定损失。而且较多雨水对干旱地区粮食生产反而有利,预计今年粮食产量不会低于去年。

  耕地撂荒、退耕改种

  粮食安全并非“高枕无忧”

  虽然眼下我国粮食安全有保障,但粮食生产也并非一切平顺、“高枕无忧”,粮食安全还存在一些隐患。需要有关部门高度关注,切实保障我国粮食长期安全。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近日发布的《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0》显示,到“十四五”期末,中国有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其中谷物(三大主粮)缺口约为2500万吨,粮食生产出现农民种粮积极性下降等问题。据媒体报道,一些地方耕地撂荒现象突出,还有一些改种经济作物和绿化替代耕地的情况。

  李周表示,对于目前被诸多报道的耕地撂荒现象,要分清楚是季节性撂荒还是常年撂荒,如果是季节性撂荒则无需担忧,如果是常年撂荒,需要区分是基本农田还是一般农田、是在13个粮食主产区还是在山区,要关注粮食总产量的变化,以及部分农民的行为是否突破了中国粮食安全的临界点,不宜就现象论现象。

  对于改种经济作物的情况,姜文来表示,由于经济作物收益更高,不少新型经营主体将种粮食改为种经济作物,这已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由于粮食单产提高,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耕地播种面积缩减的影响。但仍要引起关注,要把保障粮食安全落实到地块上,确保粮食生产区、重要农产品保护区的耕地属性,给粮食生产加一把锁。确保粮食长期安全,还需注意保护农民生产粮食的积极性,使农民有利可赚,吸引更多经营主体加入其中,要加强国家对粮食生产的保护和支持。

  李周表示,一些地方为了完成生态建设任务,加之国土利用规则执行力不强,出现了把耕地变成绿化用地的现象,这一行为如果持续发展将影响耕地面积,进而影响粮食安全,必须坚决制止,保证土地利用规划的严肃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表示,中国耕地保护面临的形势比较严峻,未来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仍将继续,势必将占用一部分农田,需要加强耕地保护、落实好耕地占补平衡等政策,进一步通过高标准农田建设来提高土地生产率,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

  对于国际粮食市场,叶兴庆表示,未来中国粮食供应对外依存度仍将上涨,要持续促进粮食,尤其是饲料粮进口来源的多元化,“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可向有粮食生产和贸易增长潜力的国家,持续、均衡、缓慢释放中国进口增长的信号,提高全球供应链的稳定性可靠性。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6SKYIGBieZDxOPrT8ktbA


打印』『关闭